生活就是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

zhourb

从总台拿了房卡,正要挤身跨进电梯的时候,正巧撞见一个老朋友夹在人群中走出电梯。因为好久不见,又在这里偶遇,两人都有些惊喜。我们紧握着手往旁边挪了几步,站着了聊了起来。

我因公出差,在这家酒店参加一个工作会议,他则来这里安排一位生意上的朋友住宿。等电梯再次下来,他又转身陪我去房间放手上的一大袋材料,然后就拉起我去一家餐厅吃晚饭。我满口推辞,一是他的那个朋友已有应酬不去了,只有我们俩;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中午已喝了不少酒,现在还晕着,也没有什么食欲。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去,我说明天一大早就要赶回去了,等下次再专程登门拜访。他一听这话就不肯了,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往外走,无论如何都要喝几杯。

下到酒店门外,他按了一下摇控器,一辆丰田凯美瑞的尾灯闪烁了两下。“这就是你买的那辆新车,挺不错,你真的发达了,佩服!”我拍着他的肩头赞许道。他冲我笑了笑,“做生意的都要撑点门面,不算啥。”

大约半个小时,我们就走进了一家餐厅。大厅很宽大,装修豪华,格调高雅,灯光映衬在墙体的饰品上闪着金辉。服务生的衣着打扮也让人耳目一新,飘散着阵阵清香。我提议在大厅找个位置就行了,朋友执意要个包间,说大厅太吵,不方便说话。

两个人坐在那个包间里,虽然不是很大的空间也变得宽敞起来。我正环顾四周,欣赏着墙壁上的花样木雕和挂饰。一位女服务生拿着菜单进来了,朋友让我点菜。我说“上一小盆白粥和一小碟榨菜。”我话音刚落,那女服务生冲我笑道,“我们刘老板是个大款,你也不用为他那么节省哟,如果你们两个人吃着太寂寞,我可以找两个服务生来陪的。”老朋友在她屁股上轻轻捏了一把道,“就要你一个人来陪,你一打二。”“难道你愿意把我同别人分享?以前还说要我对你一心一意呢,”女服务生逗道。我听不下去了,忙做了个捂着嘴想吐的样子。“好了,别在朋友面前出我的丑了。除了他刚才点的,加这几个菜,再拿一瓶茅台来。”朋友故意扯着嗓门笑道。“好的,马上就来,先上一瓶茅台。”服务生退出去了。

“你别太浪费了,菜点多了吃不完,酒的度数太高了,我可喝不了,上两瓶啤酒就行了。”见朋友如此阔绰,我忙劝他。中午喝的几两白酒还在肚里翻滚,我真还担心自己顶不住了。“没事,咱两边喝边聊,喝多少算多少,完全自由。”朋友知道我已喝了不少,如此劝慰。

不一会儿,一瓶茅台两个小酒杯摆到了桌面。随后,四菜一汤也陆续上齐了。有两个漂亮的美女要进来陪酒,我硬是挡回去了。朋友熬不过,也只好做罢。说兄弟单独边喝边聊也别有一番意味。我喝了一碗汤,勉强吃了一小碗粥,每碟菜象征性的夹了两筷,就再也吃不下了。看那菜的做工和色泽,我知道很精贵,味道也很好,但真的激不起我的欲望。菜可以不吃,但酒还是要喝的。刚开始还感觉有点辣舌,几杯过后就变得象温开水了。朋友见我中午喝了那么多,还能那样陪他喝,他也劲起,一杯杯往嘴里灌。

桌上的菜几乎没动,只见他一个手握着酒瓶一直没放。两个人过去未来,东南西北的闲扯着。说到高兴处,他倒满一杯,两个人一碰就干了。每喝完一杯酒,他就会发表几句感慨。

“这年头,你得想办法赚钱,能弄到钞票又不犯法,就算你有本事。”他打了个酒嗝。

他拍着我的肩膀:“我现在终于明白了,这个社会,有钱好办事,有够的钱生活才过得潇洒。我跟你说,你别老是追求什么理想,要现实一点,我们要趁着年轻多干点事业,特别是要打下强大的经济基础。我跟你说,开QQ和开宝马的感觉就是不一样,如果你身价有几百万,别人看你的眼光就大不相同。你不要认为我俗气,不要认为我满脑子都是个钱字,妈的,这东西让我体会太深了。我老妈就是因为当时借不到看病的钱而在痛苦的呻吟中死去……”他一手握紧拳头,一手端起酒杯就干了。

放下杯子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开口“我跟你说,你听我一句劝,别老去琢磨那些诗歌啊、散文什么的。作个业余爱好可以,但千万别花太多时间在上面。人啊,有时也讲个命,或者说是天赋。在如今社会,光埋头苦干不行,必须学会抓住机遇,必须找到自己最擅长的东西。还有,你必须适应这个社会,绝对不能离开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。有些东西看起来很俗、很低级,但你必须把握人的本性,脱离了那些自然的本性,你就会过得很辛苦。我说,兄弟,你要跳出那些理想观念的泥潭,抓紧搞一些现实的东西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你尽管说。我可一直记得你曾经给我的照顾和鼓励,就算给我一个机会回报一下。”他再次举起酒杯,有点激动了。

我也端起了杯子,看着他的面孔,心里为有这样的朋友感动,也为自己的落寞升起一丝感伤。“我知道,我能理解,但要完全放下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,心里总是不甘心。”

“不放弃一些东西,你就会失去另一些东西。追求必须植根于现实,一个人的歌唱得再好,没有舞台和观众,那有什么意思。现实社会中,极少有人会免费为你提供舞台,也极少有观众会高价买票去听一个无名小卒的歌声。物质基础越雄厚,实现理想也就越容易。”他有感而发,全是肺腑之言。

听着他的话,我内心的感触也越发深刻。参加工作15年了,我也是穷开心,心里有那么一股子追求,但至今也没有变成现实。每个月领着不到1000元的工资,过着清苦平淡的书儒生活。没有其他的收入,偶尔收到那点少得可怜的稿费,还不够买纸墨。而我竞然为发表的那几页文字疯狂,为那点稿费欣喜。除了完成工作之外,我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文学创作上,我自认为自己只要坚持就可以成为一名作家。可惜,至今我只是写作,而没有办点家的感觉。寄出的文章如同扫出门外的垃圾,而我这个把那些垃圾当宝的人,却被别人看作是神经不正常。

当最心爱的人终于把我也当作那些垃圾般抛弃时,我再也无法静在桌前写任何东西。我从未感受到那样的孤独,从未感受到那样的迷茫。离婚——一个曾因为我的诗而感动得嫁给我的女人,又因为我的诗而提出了离婚。我知道她是爱我的,但这种爱却无法阻止她对另一种生活的向往。她在一家艺术学院教舞蹈,长得很漂亮,因此很多认识她和我的人都无法理解,为什么会选择我。因为她选择了我,这也是唯一让我的朋友配服我的地方。除了娶了她作老婆外,他们不会认为我还有什么其他的成功之处。我知道她当初选择嫁给我,是因为爱我这个人。现在她选择离开我,她说她仍然还爱着我,但她不爱这种清苦的生活。她说我能给她诗般的浪漫,给她如温泉般的体贴,但就是没有能给她现实生活中的那种刺激和我在一起十年了,她从没有买过超过300元的衣服,没有买过超过100元的护肤品,我也从来没有陪她去过省外旅游。她骑着上下班的那辆自行车上街从来不锁也没见丢失,她曾开玩笑说,真希望哪天不见了,也可以换一辆电动助力车。那辆自行车还停放在楼下的过道里,但她不会在骑了。因为她已去了深圳,一个开着宝马的男人接走了她。

我找出那首曾为她写的诗,曾让她感动得嫁给我的诗,想要她留下来。诗——那首写着只有她能读懂诗的纸,被她小心翼翼地折起来,珍藏到了日记本里。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她说那首诗一直在心里,她没有忘,之所以坚持到现在,因为她爱那首诗,更爱那首诗的作者,但她还是要走,尽管心里太多的痛苦,她还是选择要走。她说,她没办法把爱独立在生活之外。爱和生活,即使感受不到强烈的爱,也不愿意一辈子过着清苦的生活。

她说,她已经体验到了那种爱,现在需要体验另一种生活。她说,她现在已经不在年轻了。

我也不年轻了,都38了,求了,醉了,还是离了。

离就离吧,还能怎样呢?

我在为谁写诗?我在为谁创作?为她?为我?还有谁?不为她?不为我?不为生活?我在做什么啊?

她走了,我的家没了。我还能成家吗?只有我一个人,将来要成为一个作家。那还是我想要的家吗?

生活,我竟然还没明白自己想要什么?她选择离开我是对的。看看我过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吧,10年了,她和我都还是住着一室一厅不到40平方米的单位房,好多我的同事和她的同事都在市中心买了宽大的房子,还有好多人都买了高档的小汽车,而我和她都还在踩着那辆破自行车。看着我的穷酸样,很多同事和朋友都离我渐去渐远。她的好多同事和朋友也在劝着,虽然她没和我说,但我也知道,她需要一种现实的生活,需要享受一种物质带来的充实感觉。

生活,难道现实一点就不行吗?生活有追求固然好,但不现实又有什么用呢?还好,朋友的那些话和老婆的离开,总算让我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的一种生活。

2010年10月26日完稿